pk10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 pk10

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& 注册

穿越千年恋情的等待

2018-01-12 23:25 作者:芙蓉莘莘学子  | 14条评论 相关文章 | 我要投稿

白历九年,北冥国奸细,与东篱国里应外合,纠合邻国圣辰国两面夹击,企图攻城掠地。短短三月,攻下城池多达数十座,北冥危矣。

“如今烽烟四起,九州倾覆,我北冥国数千年根基恐毁于一旦。众爱卿有何高见,能救我北冥国于水火之中,朕必重赏!” 几句清冽带着威严的话,响彻大殿。

只见一人,身着黄袍坐在龙椅上,身上散发着雍贵绝尘的气质,让人毋庸置疑的气场。一张刀刻般的脸上,有着惊人的相貌。紧蹙的剑眉下,一双桃花眼,一张淡红的薄唇,让人生畏。 这就是北冥皇帝,年仅二十四岁的轩辕墨。

话毕,大殿之上,竟无一应答。这让轩辕墨有些不悦,眉头紧蹙,面露愠色。锐利的冷眸,扫过大殿之下的每个人,仿佛可以将人冻住,让人为之寒颤。

久之,一大臣站出,打破了殿上的僵局。

“微臣斗胆谏言!”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见有人说话,轩辕墨的脸色渐渐好起来。

“丞相但说无妨。”轩辕墨点头,让他说下去。

“谢皇上,”丞相起身说道,“禀皇上,如今这局势,想必大家也清楚。这东篱国之所以如此猖狂,不就仗着圣辰国。”说到这,丞相停了下来,意有所指的看向轩辕墨。

“所以呢?”轩辕墨笑着追问道。

丞相知道,群臣中,没一个好人,都是些“下三滥”。

“皇上可还记得圣辰国,为何对我北冥心存芥蒂吗?”

轩辕墨当然记得,五年前,各国来使,唯圣辰国来的,是一公主,名唤晨曦公主。

一个目光澄澈的丫头,却在那次皇家狩猎中,卷入了皇家勾心斗角中受伤失踪。从此,圣辰国宣布与北冥国敌对。

回忆翻滚,轩辕墨轻轻地“嗯”了声,便没了下文。

“其实微臣,这些年一直都在寻找晨曦公主的下落。皇天不负有心人,就在前几日,探子来报,晨曦公主找到了!”丞相说到这,不免有些激动。

轩辕墨薄唇轻启,眼眸看不出一丝兴奋,声音清冷如昔笑道:“是么,那依丞相所言,下一步该怎么做?”

“我们只需将晨曦公主请回,稍加利用,便可为我们与圣辰国谈判的条件。”丞相拱手,一脸恭敬,对轩辕墨说道。

轩辕墨在位多年,手底下的人是什么秉性,他再清楚不过了。当丞相说出晨曦公主的时候,他就知道不那么简单。

“哦?你是说我北冥国要靠一个女人来拯救!”轩辕墨的话带着不悦。殿上降了好几个摄氏度,笼罩在一种威压之下。

“皇上,这是如今唯一不费一兵一卒,就能将北冥国解救于危难的好办法,望皇上采纳。”丞相跪下,不依不饶说道。

“望皇上成全!”大殿上,群臣亦跪地喊道。

“好!很好!原来一开始他就有备而来。若我不答应,便是陷整个北冥国于不义,陷我于不仁之中!”皇上心里思忖着。轩辕墨揉了揉酸疼的眉心,摆摆手,冷冷道:“罢了,就依你所言行事吧!”

“谢皇上。”一众大臣齐声道。让轩辕墨不假思索:“君臣?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。”

“不过,此事由朕全权操办。”轩辕墨提出了自己最后一个条件。既然不能去选择,那就只能去把握了。

“是皇上。”

三天之后,一个侍卫拿着手中的信,拱手向轩辕墨呈上:“禀皇上,丞相带人来说,可以去接晨曦公主了。”

轩辕墨缓缓起身,接过他手中的信,还没拆就扔在一旁,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的灰尘,开口说:“出宫。”

几个时辰后,大街上出现了一顶富丽堂皇的轿子。从轿子上下来一个身穿月色长袍的男子,正是轩辕墨。 与黄袍不一样,身穿月色长袍,如同九重天上下来的谪仙,不可亵渎。

惊人的样貌让在场许多女子芳心暗许,大家都在议论这是哪家的公子哥,又要去哪逍遥。

轩辕墨对此毫无所知,下了轿上了一辆马车,继续向城外前行。

半晌,马车终于停下,侍卫撩开他的轿帘,恭敬地说:“皇上,到了。”

轩辕墨踱步从马车上下来,冷眸微敛。

“微臣带您去。”侍卫走到他身前,做出“请”的姿势。

轩辕墨不置可否的跟在他后面,而身后又跟着一众侍从。 不一会,便到了一茅草屋前停下。门口有重兵把守,很显然,这里就是他们一早出来的目的地了。

“晨曦公主就在里面。”侍卫停下来,转身对轩辕墨说。

“我知道,”轩辕墨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悦,转身对他们道,“我先进去,没有我的命令,谁也不许进来!”

“是。”

生怕吓着里面的女孩,轩辕墨提起衣服下摆,蹑手蹑脚的走进屋。别看这间屋子从外面看很简陋,但室内陈设却很温馨。地面上铺着毛茸茸的毯子,一些被点燃了的蜡烛井然有序的排放在桌子上。

房间正中央放着一张床,一个女孩坐在床上,轻轻地唱着歌,烛光倒映在她黯淡无光的眸子,生出几分生动来。

“芦苇长,芦苇短,月儿弯弯照九州……”

淡黄色的烛光照亮了她白皙的脸,像个瓷娃娃,美的不可思议。

她那样不谙世事的样子,让轩辕墨不敢过去,他生怕惊扰了眼前这一幕,生怕惊扰了眼前的人。

海中月是天上月,眼前人是心上人。

或许在轩辕墨心中,小女孩固然是卑鄙的。为了名节,可以让女人去为了他守住天下,而那样的他,更加无法让自己走到她面前。

良久,女孩止住了歌声,忽然笑了,笑的很灿烂,就如同晨雾中的夕颜花,很美好,很单纯。

轩辕墨再次怔住。

“是奶奶回来了吗?”女孩甜甜的声音在轩辕墨耳边响起。

“不是。”轩辕墨找回了自己的声音。

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,女孩也愣住了,然后点点头,无奈又有些失望的笑道:“好吧!”

自始自终她的眼睛也没有动一下,长长的睫毛扑扇的阴影下是一双黯淡无光的眸子。

她是瞎子。

轩辕墨走近她,在她眼前摆了摆手,她仍是没有反应,这一举动,更加证实了他的想法。

“你,看不见?”犹豫了很久,轩辕墨还是将这句话问出了口。

“嗯,据说是摔伤了头。”女孩并没因他的无礼话语而感到生气,点点头颇为无奈的说道。

“没事,以后我来做你的眼睛。”轩辕墨把手放在她的头上,轻轻地揉了揉。

女孩一愣,然后又笑了起来,不客气的说道:“好啊!”

“等我一下。”轩辕墨把手拿开,宠溺的说。

“好。”

得到她的答复,轩辕墨直径走到门外,对自己的侍卫招了招手。

“林浩,她的奶奶呢?”口中这个“她”指的自然是屋内巧笑倩兮的女孩,而林浩就是那个侍卫。

“回皇上,在我们赶到之前就去世了,只是她不知道而已,她是被收留的,当时就已经失去了做公主时候的记忆。”

“下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回到屋内,轩辕墨在她身前蹲下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茉然,茉莉的茉,然后的然。”女孩笑了笑。

茉然,蓦然。

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

“你呢?”茉然反问道,“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!”

“轩辕墨,墨水的墨,”轩辕墨捏捏她的脸蛋,学着她说话的腔调,补了一句,“以后你就叫我墨哥哥吧!”

“墨哥哥!”茉然乖巧伶俐道。

“嗯,茉然,墨哥哥和你说件事,好不好?”轩辕墨试探的问。他知道,只有让茉然知道她奶奶早已走了,她才有可能跟他走。

“什么事情?”茉然问道。

“茉然,你的奶奶走了。”他的语气忽然变得很凝重。

“走了?走去哪了?那她还回来吗?”一听见奶奶走了,天真的小姑娘有些焦急,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。

“她,去了个很美很美的地方,也许不再回来了。”轩辕墨顺着她的意思往下说,他并不想戳破这个美丽的谎言。

“她是不要我了吗?”茉然低下头,很失落,滚烫的泪珠大颗大颗的滴下,灼在轩辕墨心上。

他轻轻的将茉然揽入怀中,安慰道:“奶奶不是不要你了,她只是累了,我们不要去打扰她,好不好?以后墨哥哥在你身边常相守。”

“嗯,不去,茉然不去。”女孩哽咽却又坚强的在轩辕墨耳边响起。

“想哭就哭出来,别怕。”轩辕墨握紧她的手,轻轻地在她耳边说。

到底还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,茉然抓住轩辕墨的衣襟就开始放声大哭。

没多久茉然也哭累了,趴在轩辕墨身上睡着了。

轩辕墨把她抱上了马车,为她盖上一层薄被。对着车外的林浩小声地说道,

“回宫吧。”

“是皇上。”

转眼数月,战事将紧,整个北冥国都蒙上了层阴影。

“墨哥哥,你在干什么?”茉然一蹦一蹦的跳到轩辕墨的书桌前。

“小心点,别老一蹦一蹦的,小心摔着!”轩辕墨嘴上斥责着她,手上还是把她拉到怀里。

虽然她看不见,但几个月相处,茉然早已混熟了,性格也越发开朗。

“我才不怕,有墨哥哥在,才不会摔着!”茉然小嘴撅的老高。

“嗯。”这一点轩辕墨不置可否。

这倒是句大实话。

他在办公,茉然就在他身边趴着,不吵也不闹,可这样总是无聊的,没多久她就睡着了。

林浩走进来,拱手对轩辕墨说:“皇上,东篱国和圣辰国的兵力已经冲破兖州,直逼皇城了,预计大概下个月就兵临城下了,要不要外放出消息。”

“你看着办吧。”轩辕墨不急不缓的吐出几个字。摆摆手,示意林浩先退下。

轩辕墨看着怀中的茉然,不禁苦涩的笑了笑。

一开始,不就是为利用她,才带回来的吗?怎么会不舍?怎么会心疼?

我们太一厢情愿,忘了人事无常,要留有一线余地。

他忽然想起当年问过父皇的一个问题,他从未想过,这个问题会出现在他身上。

十岁那年,他问:“父皇,若是江山和美人只能选一个,你会选什么?”

父皇看着他澄澈的眸子,笑道,“朕选了江山。”

“为何?”他不解的看着父皇。

父皇移开他的目光,看向远方,答非所问的说:“墨儿,你记住,真正有魄力的男人,就该江山和美人都要。”

江山和美人都要。

会不会太贪心?看着怀中的可人儿,轩辕墨忽然觉得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。

“墨哥哥,我想吃桃花酥!”茉然从他怀里抬起头,像个小馋猫一样说道。

“还吃,看看你胖的和小猪似的了!”轩辕墨捏了捏她的小鼻子,嘴上这么说,还是命人做了一些桃花酥送了来。

“哪里胖的像猪啦。”茉然气鼓鼓的说道,捻起块挑花酥怒咬,小嘴撅起。

“墨哥哥,你听说过一句话吗?”茉然神秘兮兮的凑过来,小声地说道。

“什么话?”轩辕墨配合着她也凑过去问。

“你以为你的腿有猪腿那么粗?猪腿并没你的腿那么粗!哈哈哈~”茉然一说完就开始捧腹大笑。

轩辕墨哑然失笑,这丫头……

粉饰太平的宁静,总是过不了多久。没多久就传来了兵临城下的消息。

“茉然,墨哥哥要是有一天不在了,你要照顾好自己。”轩辕墨拉着她的手,面色凝重,眉宇间多了几分柔情。

“嗯,墨哥哥,你也是。”茉然拉着他的手,笑着说到,仿佛察觉到什么似的。

“茉然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?”轩辕墨试探的问,她太过坦然,语气让他莫名心慌。

“我能有什么,还是墨哥哥有什么瞒着我?”茉然又恢复到嬉皮笑脸的样子。

“没有。”

拉着她的手走到城墙上,看着城墙下的千军万马,苦笑。

茉然,莫怪我狠心,我身负的是北冥百姓和列祖列宗。

城下为首的便是圣辰国的皇上白夜璃。晨曦公主也就是茉然的哥哥。

“轩辕墨!你说我妹妹在你手上,你可有证据?”白夜璃对着城楼上俊逸的男子喊到,语气中带了一丝期待。

“事到如今,我有必要骗你吗?”轩辕墨对白夜璃说着,却又看着茉然。

“我答应你退兵,而且在一百年之内不攻打不敌对北冥国。”白夜璃开出了最大限度的条件。

“好。”轩辕墨思考了许久,还是答应了他。

他终归还是负了她,江山和美人,还是选了江山。

“茉然,我……”轩辕墨张了张嘴,想要说些什么,却被茉然打断了。

“不用说了,我都懂,墨哥哥你不用难受。若我是你,恐怕我也会这么做,不恨你。墨哥哥,再见,再见!”茉然说了两个再见,第一个是说给他听,第二个又像是说给他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。

茉然从脖子上取下一条项链,放到轩辕墨的手中,一步一步的向后退,一边后退一边说,

“墨哥哥,我给了哥哥一封信,叫他不要为难你。和你在一起的日子,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日子。我其实早就恢复记忆了,我只是害怕失去。”她退到城墙上,忍不住落下泪。

“来世,我再也不要遇见你!”说完纵身跳下!

“茉然!”他大叫道,声音颤抖着,一双冷眸满是害怕与惊恐。

显然,轩辕墨被眼前的一幕吓着了,他紧握住手中的项链,冲上去,跟着奋不顾身的跳下,想拉住她的手。

终是徒劳,两人飞速下降。

恍惚间,轩辕墨仿佛看见茉然笑了,笑的很开心。一如初识,那个像夕颜花一样的笑容……

结局让人唏嘘,后人相传,轩辕墨与晨曦公主殉情于城楼之下。

“上神,上神?”

轩辕墨睁开冷眸,看见司命那一对狐狸的眸子。

轩辕墨将一切想起,他本是仙界上神,在一次仙魔大战中掉落凡间,历的便是那情劫。

“上神别这么看着我啊,看的我毛毛的。”司命折扇掩面,假装惊恐的看着轩辕墨。

轩辕墨也不拐弯子,直截了当的问司命说:“我与她是否有缘?”

“谁?”司命明知故问。

“茉然。”轩辕墨也不急,冷冷的,眉头紧蹙道。

轩辕墨这个样子,司命也不打哈哈了,沉默半晌后吐出两个字:“无缘。”

“求缘。”轩辕墨盯着她,缓缓的说。

司命是管命的仙,她一定有办法!

“那你便等上千年,这千年里你可见她,她却不知有你,你等一千年,千年注定无人怜,九世轮回定天玄,你可愿等?”

“愿等。”轩辕墨不置可否的回答道。

“上神,轩辕墨,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轩辕墨吗?” 司命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。

“你认识,你怎样一个轩辕墨?”轩辕墨反问他。

“那个人啊,可讨人厌了,整天拉着一张臭脸,果敢杀伐,弑神杀魔。如果你看到他,记得帮我问好!”司命摆摆手,笑的一脸的无奈。

“会的。”轩辕墨轻勾薄唇。

“轩辕墨!”司命叫住他,“爱一个人是什么样子?”他忍不住问。有很多人都因为爱,到他这里求缘。

“大概就是你突然有了软肋,也有了铠甲,深知她值得更好的珍惜,而又努力把自己变成更好的人。”轩辕墨听到她的问题先是一愣,然后看向远方笑道。

脸上多了几分柔情,他仿佛又看见了那个巧笑倩兮的丫头,跟在他身边撒娇。

轩辕墨转身向自己的寝宫走去。

司命望着他的背影,轻笑一声。

命运又开始悄悄运作。

第一世,他为书桌旁的长椅,她却为一张白纸,从落笔的一开始,他就注定为她死。

第二世他为桃花树,她也走到了此处,落花飘在这条轮回路。

第三世他为青松,她化作一盏灯,那一夜又到三更,远远望了她一生。

第四世,他是桥梁,一共有十米长,她有太重的行囊,所以走的太匆忙。

第五世,他是一颗石头,她是千金小姐,,他就在门口,看尽了她一世繁华。

第六世,他是长箫,她是天上那颗心,箫声听不清,只能等来世再听。

第七世,他又为人,却看见了她的坟,在碑里刻下,三百年后再牵手。

第八世,他为储侯,她却早已白了头,一人独坐这金楼,她却依然未回眸。

第九世,他又为军,将军落泪洒千军,拿回了他的功勋,却拿不动她的心。

终于到了第十世,整整爱了她十世,一切都是为了这第十世。

轩辕墨站在奈何桥头,倚靠在三生石旁,没有动作。

“轩辕墨,你可还愿等?”司命蓦地出现在他身后,悠悠开口,“还差一世便满千年整。”

望着她的背影,回想九世的场景。轩辕墨忽然想起那时她说过的最后一句话:“来世,我再也不要遇见你。”

轩辕墨忽然笑了,笑到痴狂,他等了她九世,她九世未回眸,九世的执念,终归只是化为一丝苦笑,在唇边绽开。

司命拍拍他的肩头说:“还有一世,你们便可相恋,白发满头。”

良久,轩辕墨苦笑着摇摇头,眼神淡漠地说:“不等了,得到了也许就失望了吧。”

司命叹了口气道:“你终于不等了,这样你背后那个人便可以少等一世了……”

“我作为司命,手中掌管人间性命,却从未理清过一个情字,看见你我忽然知道了,其实情之一字,本就伤人。”司命摇了摇手中的折扇感叹,“总有人为了一个情字舍弃千年道行,到头来却一场空,在感情里爱的太过卑微,太过小心翼翼就会患得患失的。”

“我亦不是当年的我,她也早已不是当年的茉然了。我早该放下的。”轩辕墨勾唇,冷冷的扫过冥界景象。

“你有多爱那段时光?”司命无奈的问。

回忆终归只是回忆,若走不出,它就成了枷锁。

轩辕墨没再说话,只是转身看向那个失神的女子,弯下腰摘了朵彼岸花,踱步走向那个女子。

“叫什么名字。”清冷如昔的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情绪。

“我,我叫洛兮。”女子有些紧张地回答道。

“以后,你就做我的贴身侍女吧。”轩辕墨将彼岸花递给她。

“谢,谢上神”洛兮接过彼岸花,笑的一脸灿烂。

不是多爱那段往日的时光,而是多爱那段时光里的她。

喜欢了她这么久,终归是说了再见。

一些痛,一些懵懂在转身的那个瞬间,让所有的所有,在一滴泪中结束。一切早已是风轻云淡,来过的,离开的,是意外,也是必然。

当过错成为错过,又能怎样?事已至此,其实不必携手一生,有那一段时光,早已不负一生。

缘分,其实就是一场不期而遇。不用刻意的去拥有,因为一生中一定会遇到某个人,他打破你的原则,改变你的习惯,成为你的例外。

轩辕墨的做法不是无情,亦非薄幸,只是我们一生中会遇上很多人,真正能停留驻足的又有几个?生命是终将荒芜的渡口,连我们自己都是过客。

说起从前,每个人都会说时不我与。然而,当所有的哀愁都被带走,时光会等你去寻找那份曾经拥有的幸福。

作者:郭灵巧

首发散文网:/subject/3956385/

穿越千年恋情的等待的评论 (共 14 条)

  • 鲁振中
  • 李族川{火淼}
  • 王平如是说
  • 千帆
  • 心静如水
  • 倚石老人
  • 浪子狐
  • 木谓之华
  • 雪
  • 绝响
  • 春暖花开
  • 淡了红颜
  • 墨白
    墨白 审核通过并说 欣赏
  • 胡侃瞎周

    胡侃瞎周:推荐阅读

    赞(0)回复
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
友情链接:PK拾开奖直播  PK拾开奖直播  PK拾开奖直播  PK拾开奖直播  北京赛车pk10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